top of page

梁文道,你家後院著火了!

我在最新一期節目裡點評了當今中國的幾名知識分子,招來了梁文道的腦殘粉的謾罵,認為他們的偶像不容玷污。我要是沒有資格批評梁文道的話,你們難道就有資格批評我?好歹我在香港的時候和梁文道有過往來,雖談不上私交,至少表面上稱兄道弟過,如今跳出來給梁洗地的人我卻一個不認識。


我在節目裡講的很清楚,梁文道的表現令我失望,但他至少沒有像高曉松、葛劍雄那樣更噁心地去搖尾乞憐,已經算表現最好的了。不去攀附權貴,不說違心的話,這是一個獨立知識分子的最低標準,在中國竟然變成了值得稱讚的、批評不得的!可見人們對中國知識分子和學者的標準已墮落到何等地步,跟中共愚民政策下跟黨走隨風倒的韭菜已無多少分別了!


我對梁文道更苛刻,只因我曾喜歡過他的文字,再加上他的香港作家的身份,對他的期望自然比對牆內的大陸知識分子的期望更高,如果只是單純保持做人的底線,而不能有更高一個層次的話,那就對不起他多年來的人設了。換句話說,一個中國大陸的普通人不敢說話,我會非常理解,決不強求,但你不是中國大陸人,更不是普通人,你是許多人眼裡的偶像、導師、香港知識分子的代表人物啊!對你的要求當然會更高!


香港知識分子本來就長期享受言論自由,再看還有那麼多人,蕭若元、林夕、陶傑、林行止、練乙錚、黎智英等等,他們都在為自己家園的遭遇奔走呼號,為手足同胞被迫害而勇敢發聲,而你梁文道卻更在乎自己的錢途,不願放棄牆內的市場,選擇對香港的災難不聞不問不表態,跟其他香港媒體人和知識分子比起來,就相形見絀太多了。


虧他還在蘋果發表過不少時政評論文章,蘋果被關、肥佬黎被抓、新聞自由不再,他要裝聾作啞到幾時?他為了他在中國大陸的節目邀約和那群民主小清新粉絲,他還要扮導師扮多久?如果他以為自己繼續渾水摸魚,繼續搞所謂的啟蒙,他就不會被罵作港獨和漢奸,那他就太天真了。


當你的同胞被迫害時你不說話,當你被迫害時,沒人會為你說話了。敢說話的人被消滅和被驅逐之後,接下來就輪到不說話的人了,最後全中國一片為黨國歌功頌德之聲。正是大多數人的沈默和縱容,甚至本應起表率作用的知識分子也做了縮頭烏龜,專制的政權才敢為所欲為。


我倒想看看,梁文道之流在中國大陸還能賺錢賺多久。辱華是遲早的事,與其灰溜溜地夾著尾巴被趕出來,不如做一個有骨氣的、不為五斗米折腰的知識分子,這才是真正的榜樣。


人在中國大陸的牆內並不是保持沉默的理由,大陸韭菜可以,但你梁文道自己為了賺錢非要往沒有自由的牆內鑽,就不要怪別人瞧不起你或對你失望了。


最後說一句,有人說我敢說話是因為肉身已經翻牆,那是他們以己度人,自己膽小以為別人都膽小。我在牆內的時候,微博賬號被封,公眾號也被封了3個,現在國也回不了,一入境就會被抓。請問那些質疑我不夠勇敢的人,你們被封過幾個賬戶?你們在境內會被抓麼?如果答案是否定的,那就不要在我面前說風涼話了。

《建党伟业》是部内涵片

最新上映的電影《建黨偉業》成為有史以來唯一一部在中國兩大電影網豆瓣網和時光網上,被禁止打分和禁止評論的電影。在另一大網站verycd上,1萬4千人的平均評分只有區區2.3(滿分10分),評論留言更是罵聲一片。而在海外著名電影網IMDB上,《建黨偉業》毫無懸念得到歷史最低的1分。這在當代中國電影史上是極其罕見的現象。

我眼中的深圳

在深圳一家书店看到『谁说深圳是小渔村』,作者试图挖掘深圳在特区成立之前的历史,一直追溯到新石器时代。作者总结道,深圳从来不是小渔村,而是『具有深厚历史文化滋养的土壤』,我读后忍不住窃笑。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