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挺進大陸,解救台灣:一封來自對岸的信

今天台灣政黨輪替,民進黨在選舉中大勝,早已在預料之中。最主要的原因,恐怕還是國民黨沒能提升台灣的競爭力以及改善人民的福祉。除了自身的頑固不化,國民黨倚靠大陸貿易紅利的策略並未受惠於普通百姓。民進黨上台是否能有一番作為,許多人存有疑慮。只不過大家對國民黨的失望透頂,導致了對民進黨的盲目擁護。


無論是民進黨還是國民黨執政,其實兩岸當局基本已經達成了共識,承認海峽兩岸分別為兩個政權的現狀,並一直拖延下去,雙方都不會做出任何改變現狀的時間表。所謂維持現狀,實乃默認台灣當下的獨立狀態。時光荏苒,絕大多數台灣人開始認識到,「中華民國」的招牌早在67年前就被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替代。為了不觸犯大陸的神經,在口頭上勉強以「中華民國在台灣」來應付,並沿用與事實顯得格格不入的「中華民國憲法」(領土範圍涵蓋中國大陸和外蒙古)。正如前民進黨立法委員沈富雄所言,現在的台灣是「自然獨」孳生、「心靈獨」蔓延。台灣人真心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,除了正在凋謝的老兵外,已經寥寥無幾。


這時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。16歲的韓國女子組合「TWICE」成員周子瑜,因為展示了中華民國國旗「青天白日滿地紅」,在網上「被台獨」,只好在攝影機前表情僵硬、可憐巴巴地宣讀「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感到驕傲」。此事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,台灣人從震驚、憤怒、轉而行動,無數「搖擺族」紛紛投入民進黨的懷抱,間接地幫助民進黨在此次大選中取得了政權。


台灣人長期被國民黨洗腦教育,從蔣介石時代的「反攻大陸」到蔣經國時代的「三不政策」(不接觸、不談判、不妥協),把大陸的紅色政權看作洪水猛獸。這種對大陸的恐懼和反感心理至今充斥整個台灣島,使得台灣人對大陸的發展和變化漠不關心,不是關起門來享受自己的「小確幸」,就是跳出來支持「台灣獨立」的夢幻。

可是台灣的未來,無論如何也繞不開對岸日趨強大的共產黨政權。在可預見的未來,大陸的政治、經濟、軍事上的影響力將完全籠罩著台灣,成為其揮之不去的陰霾。2014年台灣的國內生產總值(GDP)為16萬億新台幣,只有中國大陸GDP的5%。當兩岸實力愈加懸殊,尤其當台灣總合國力僅為大陸的3%、2%,甚至1%,大陸對台灣各方面擁有絕對主導權以及強烈的領土要求之時,便危機將至。對於共產黨來說,統一台灣是其未竟之大業,也是政權合法性之根基,只要在大陸執政一天,就絕不會放棄「不惜以武力實現中國統一」的選項。雖然金門砲戰在1979年正式結束,但在理論上兩岸至今仍是內戰狀態,重新開戰的機率仍然存在。「強權即公理」,這是新加坡「國父」李光耀對國際關係最殘酷的定義。


他在《李光耀觀天下》一書中談到中、美、台三國關係時,有這麼幾段話,頗值得台灣人留意:


「在台灣問題上,美國是否最終準備付出中國願意付出的代價?任何一位中國領導人在他執政期間失去台灣,他都不可能繼續掌權。因此,對中國人來說,這是極為嚴肅的課題。。。台灣與大陸的重新統一是時間的問題,這是任何國家無法阻擋的。毫無疑問,台灣一旦宣布「獨立」,中國就會以武力收復這個島嶼。即使中國在第一輪打輸了,也會返回來打第二輪、第三輪、第四輪,不斷地打,直至勝利,這對美國來說不值得。。。台灣方面即使現在還不明白,以後也會明白的。」


不過,李光耀也強調了兩岸和平與發展的機會:「經濟將會解決這個問題,逐步和不可阻擋的經濟整合將把這兩個社會連接在一起。中國將認識到沒有使用武力的必要。兩岸不斷發展的互相依賴關係將會使台灣無法實現獨立。」


其實,李光耀的判斷並不完全準確,因為他的假設基於共產黨長期一黨專政。但是如果未來中國大陸出現民主,政權多黨林立,相互制衡,民間言論自由,百家爭鳴。台灣人的主張將有希望在大陸佔據一席之地,被大陸民眾所接受。


如果台灣人既想甩掉「中華民國」的舊招牌,以「台灣」的名義在國際上亮相,但又想避免被戰爭吞噬,還可以從大陸經濟增長中獲得利益,造福台灣民眾,那麼唯一努力的方向,就只有逐步改變對大陸「漠然」和「迴避」的態度,以「好奇」和「參與」的行動,進而影響和改變中國大陸的政治格局,化解共產黨「必須統一台灣」的歷史魔咒。


換句話說,當大陸稱為民主政權的時候,有著共同的信仰、文字、語言、思維方式以及政治經濟制度的海峽兩岸,溝通談判的成本會大大減少,理性務實的基礎會大大增強。到那時,台灣人不用再像周子瑜一樣,在全世界到處都要被迫地、違心地「念經」。到那時,台灣人可以跨入聯合國會議大廳,闡述台灣對國際事務的主張,甚至到大陸地區競選和從政。到那時,台灣與大陸不再有相互對準的飛彈,而是偕手共創區域繁榮。到那時,台灣也將有機會像歐洲的蘇格蘭人和北美洲的魁北克人一樣,以全民公投的方式來決定自己的前途和命運。


2016年1月16日

公民社会的幻梦

中国当今的有识之士们整日谈建设公民社会,貌似公民社会是在现有体制下,实现民主与自由的唯一良方。上至社科院,下至公共知识分子,经常将公民社会四字挂在嘴边,出书立说,不亦乐乎。其实,在政治日益顽固、社会日益败溃之时,公民社会作为某种理论依据或救命稻草,不过是给忧国忧民的诸位带来些许安慰而已。 首先,有人说公民社会是政治改良的基石,既可以逐步提高公民素质, 实现我们想要的民主共识, 又可以保证政治和社会

怎样才算是一个种族主义者?川普是吗?

特朗普又一次因为大嘴巴站在了风口浪尖上。 在最近的一次移民政策会议上,他提到不欢迎某些落后国家的移民,例如海地或一些非洲国家,更欢迎先进国家的移民,例如挪威。 本来这个说法没什么问题,但他用了一个形容词来形容那些贫穷落后的国家:“shithole country”(粪坑国家)。此言一出,举世哗然。 全美国乃至全世界都在争相辩论,特朗普是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。目前看来,肯定这一说法的舆论占了上风。有人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