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民社会的幻梦

中国当今的有识之士们整日谈建设公民社会,貌似公民社会是在现有体制下,实现民主与自由的唯一良方。上至社科院,下至公共知识分子,经常将公民社会四字挂在嘴边,出书立说,不亦乐乎。其实,在政治日益顽固、社会日益败溃之时,公民社会作为某种理论依据或救命稻草,不过是给忧国忧民的诸位带来些许安慰而已。

要讀取更多嗎?

訂閱 www.gongzishen.com 持續閱讀此專屬文章。

立即訂閱

最新上映的電影《建黨偉業》成為有史以來唯一一部在中國兩大電影網豆瓣網和時光網上,被禁止打分和禁止評論的電影。在另一大網站verycd上,1萬4千人的平均評分只有區區2.3(滿分10分),評論留言更是罵聲一片。而在海外著名電影網IMDB上,《建黨偉業》毫無懸念得到歷史最低的1分。這在當代中國電影史上是極其罕見的現象。

在深圳一家书店看到『谁说深圳是小渔村』,作者试图挖掘深圳在特区成立之前的历史,一直追溯到新石器时代。作者总结道,深圳从来不是小渔村,而是『具有深厚历史文化滋养的土壤』,我读后忍不住窃笑。

我在最新一期節目裡點評了當今中國的幾名知識分子,招來了梁文道的腦殘粉的謾罵,認為他們的偶像不容玷污。我要是沒有資格批評梁文道的話,你們難道就有資格批評我?好歹我在香港的時候和梁文道有過往來,雖談不上私交,至少表面上稱兄道弟過,如今跳出來給梁洗地的人我卻一個不認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