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为什么聪明人都不搭理中印对峙事件

有多名读者在公众号的后台和微信号上给我留言,让我谈谈中印问题。

中印对峙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,虽然舆论也造了势,但是民间反应并不是很热烈,甚至有熄火的趋势。

为什么在中国没什么人搭理这次的冲突呢?在我看来,有四个原因。

第一,中国人聪明了。

无论是中印对峙,还是把军舰开到台海,都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。根据路透社21号的最新报道,中印其实在1个月前就已经私下达成了协议。

多少年来,树立个敌人装装样子的手法玩过太多回了,毫无新意,所以中国的吃瓜群众学聪明了,不再上当。

第二,中国人骂累了。

去年初,空心菜在台湾当选,咱们已经骂了一通。后来因为萨德,中国人反美、反韩的气也出了,行也游了,无辜的吮指原味鸡也被抵制过了。

今年初,中国制裁了朝鲜。后来因为在美留学生和在日留学生遇害的意外事件,对美国和日本也在媒体上口诛笔伐,批判了一番。

你看这两年,中国人一会儿没闲着,把台湾、美国、韩国、朝鲜、日本等基本上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全都骂了一遍。真的,心都累了。

神马?现在又冒出个印度?算了,还是让大家先歇一会儿喘口气吧!

第三,印度神油效果不好。

印度本来就不是激起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一个好对象。除了有一点领土争议,中国人从来没把印度阿三看在眼里。在大多数中国人眼中,代表印度的只有千篇一律的歌舞和开挂的搞笑。

想让大家群情激愤?印度还不配!

我早就说过,低智商爱国愤青的仇外行为背后,隐藏着一种惧外的自卑心理。所以他们抗议的基本上都是比自己强大的国家,比如苏联、美帝、日寇,不会是印度。

正如美国人在和平时期对外部世界最仇视的时刻,正是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时代。因为那时的苏联国力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美国,比如核弹头的数量。

随着苏联解体,你很少再看见美国人对外仇恨的眼神,只剩下对其他敌对落后国家人民的同情和怜悯了。

当美国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世界霸主,美国人身上表现出的那种大度和幽默背后,隐藏着无比强大的自信心。

80年代末的“日本第一”和2008年前后的“中国崛起”在心理上撼动了一部分美国人,而且恐怖主义又开始席卷全球,美国人的自信心动摇了,出现了心态上的变化。

总之,由于中国人在印度人面前拥有很强大的自信心,所以对中印对峙也就没那么上心了。

第四,攘外必先安内。

当中国人每天被房价问题、食品安全问题、经济下行问题搞得头昏脑胀,自然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关心边界争议了。

对于有正经工作的都市白领和高收入的中产阶级来说,涉及到自身利益的问题才最值得关注。

比如什么时候买房最合适、怎样在大城市落户、存款投到哪个理财基金,孩子该上哪个补习班或夏令营,出国留学的话夫妻谁来陪伴等等等等。

不要以为禁了明星的花边新闻、禁了A站B站的影视娱乐节目、禁了贾斯汀比伯的来华演唱会,中国人就会开始关心新华社和环球时报的社论了。

中国的老百姓已经学会了说:什么?又叫我们去抗议?等等,你先把生意越来越难做的问题解决一下再说吧!

公子沈

2017年7月24日

注:据传言10月份之后个人公众号可能不保,请读者加我微信:gongzishen2016,获取文章更新地址,以防万一。

挺進大陸,解救台灣:一封來自對岸的信

今天台灣政黨輪替,民進黨在選舉中大勝,早已在預料之中。最主要的原因,恐怕還是國民黨沒能提升台灣的競爭力以及改善人民的福祉。除了自身的頑固不化,國民黨倚靠大陸貿易紅利的策略並未受惠於普通百姓。民進黨上台是否能有一番作為,許多人存有疑慮。只不過大家對國民黨的失望透頂,導致了對民進黨的盲目擁護。 無論是民進黨還是國民黨執政,其實兩岸當局基本已經達成了共識,承認海峽兩岸分別為兩個政權的現狀,並一直拖延下去

公民社会的幻梦

中国当今的有识之士们整日谈建设公民社会,貌似公民社会是在现有体制下,实现民主与自由的唯一良方。上至社科院,下至公共知识分子,经常将公民社会四字挂在嘴边,出书立说,不亦乐乎。其实,在政治日益顽固、社会日益败溃之时,公民社会作为某种理论依据或救命稻草,不过是给忧国忧民的诸位带来些许安慰而已。 首先,有人说公民社会是政治改良的基石,既可以逐步提高公民素质, 实现我们想要的民主共识, 又可以保证政治和社会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